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十)


天将亮,沈夜准备离开了,谢衣扯住他,“晚上再来?”不等答,顾自说道,“咱们像一对偷情的。”

沈夜忍俊不禁:“胡闹。”

同时间,沈夏两帮交界的白色楼中,乐无异正在厨房忙着煲汤。医院饭菜难吃,他想孝敬师父,做些顺口的。一口砂锅搁上炉灶,大火炖着,又去剥虾皮,还想顺手包虾仁馄饨给夷则。

稍久前,夏夷则打来电话说,人还没找到。

谢衣的主治医生叫叶海,接诊半个来小时后莫名失踪了。病例上清楚写着中毒,单看气色实在不像。况且乐无异口袋里的并非毒药,是一包泻药,最重要的是他没干这件事,夷则也没找别的谁来对付谢前辈。

乐无异隐隐有个猜想,会不会是师父故意……

砺罂一事同样蹊跷。送信事件前明...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九)


暴雨后,一连放晴多日,碧空万里。

乐无异不再无端拿着匿名信找谢衣,谢衣好似也不再追究那天的事,两个人继续相安无事的做师徒,日子过得无波无澜。

谢衣每日自然醒时,桌上必然摆好了温热可口的早饭。闲暇时,偶尔斗一斗地主,乐无异又必然奉上一杯热茶。实话说,能收这样一个勤劳懂事的弟子,谢衣自认是赚了,要说哪里美中不足,仔细想来,估摸着也就当日他偷偷出门去了夏夷则处后,回来略为心神不宁,几次欲言又止。

过了三两天,乐无异愈发不对劲了。经常出门很久不说,到家后虽极力掩饰,仍被谢衣一眼瞧出眉间有过的愠色,手机音也调为震动,拒接过一二次。谢衣猜测,八成跟夏夷则起了争执,结合之前种种,九成与自己有...

说一说这几天的事情和感想吧_(:з」∠)_

1、和基友聊天时,基友忽然说,让我把带肉的文章锁了或删了,并且问我有没有留文档?

2、我有点懵。开电脑找了一圈,文档只有《那些年那些事》,以及出过无料本子的《破军》、《恋爱日常》、《二十个相遇》。

3、随之开启复制粘贴之路。别的好说,动动鼠标键盘,调整调整格式就好,图片格式的肉……全程重新敲字(泪目)。

4、我撸文的习惯:每篇都是在邮箱的草稿箱里写,写完了开电脑发乐乎,草稿箱里不留底稿,所以乐乎就是我全部的文档_(:з」∠)_

5、用了一天半时间搞定。回到乐乎,开始肉改清水的道路……能想起来的,要么改了,要么删了,要么锁了。

6、《忘川》...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八)


谢衣冲了热水澡,驱走大半的寒气,擦着湿头发出来瞄眼窗外,风雨没有停的意思。他浑身舒畅的走到门边,将房门虚掩。

两个小时前,一只脚已经踏入黑暗,另一脚在犹疑中抬起又落下。盯了门扉半刻,突然像是想明白啥,紧绷的脸庞释然一笑,转身回雨中,回到陋室……乐无异孤零零的蹲坐在地,两手抱膝,脸埋进臂弯,尤其显得无助。谢衣叹了叹,没由来的心底一软,走过去,抚着他的头说:“为师看错了,回去吧。”

谢衣事后回忆,当时的自己一定很慈祥。

最初收徒弟,属于先斩后奏。沈夜知晓了,果不其然没有好脸色。为了哄好油盐不进的阿夜,谢衣牺牲色相,主动上演诱惑。旖旎风情,百般销魂。沈夜自然不客气,俩人惊天动地的折腾...

(⊙v⊙)嗯……那个啥,我又来了!哈哈哈

其实这组照片拍完好久了,这两天才有时间好好的P出来~

最后1P的结局本来想用其他诗词,可是想来想去,最喜欢的还是这首诗经,总觉得沈谢就应该是这样——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七)


砺罂偷偷摸摸的把信件塞进了信箱,再按照既定好的路线匆忙撤离。乐无异眼瞅他渐行渐远,心下几分焦心,面上故作淡定的扭头问:“师父,咱跟不跟?”

靛蓝的雨伞渐渐消失在微雨里,谢衣想了想说:“闲来无事,跟着瞧瞧也无妨。”

……

师徒俩一路跟踪到一处荒凉僻静的住宅区。高楼林立之间,数栋别墅被圈其中,随处可见路灯倾斜,花丛草地杂草丛生。不经意一瞥,目之所及又是一片池塘,塘边芦苇已有半人多高。

乐无异心生疑惑:“师父,这地方怎么…………”

谢衣东瞅西望,脚下步子不停:“嗯,不知荒废了多久。”

踩着尚可行走的鹅卵石路转悠两三圈,入目皆凄凉萧瑟之景,至于砺罂,谢衣早把其抛之脑后了。本来谢衣...

※这套斗篷是买给沈大大和三谢的,但是阿夜穿不了…………瞳穿不了、沧溟城主穿不了、华月穿不了、小曦也穿不了………………_(:з」∠)_

※黑猫本来是给谢伯伯的,但是谢伯伯穿上后系不上扣………………_(:з」∠)_

※最后给丽丽上个正脸照吧………………_(:з」∠)_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六)


惬意的啃完苹果,施施然的进厨房溜达一圈,灶上堆满各式半成品菜肴,大多加热一下即可。谢衣数了数,十二道菜品足够撑破他肚皮的了。随手拉开冰箱门,意料之中的,各层空间已被各类食物塞满,拿了橙汁出来,悠然踏着轻快的步子回了书房。

很多时候,沈夜这人在情趣方面的确差强人意,但论细心程度和照顾人,谢衣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表示无出其右!

回到书房,云淡风轻的扫眼窗外明媚的天气,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回桌前。有轻风吹拂账页,谢衣咬着吸管不经意低头,望见上面一个个喜人的数字,有这么一刹的时间微微出了出神。然后,仿佛是习惯性的,他本能的伸手进口袋摸了摸躺在里面的、只有巴掌大小的黑皮本子,像所有侦探一样,谢衣...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五)

初心是想撸个傻白甜短篇,但撸着撸着又开始往长篇发展了_(:з」∠)_

目前只打算写到富商案件结束(案件结束,沈谢是有结局的!只是不是最后的结局……),大概还有五发左右,然后就开新坑~~~

嗯,久违的打一次tag,捂脸~



收拾好碗筷,谢衣的任务就算结束了,他默默回身望一眼正为午饭做准备的阿夜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厨房。由于某个著名的黑历史事件,沈夜禁止他搭把手。

出厨房向左,第一间正方的屋子是书房,两个高大的书架紧贴白漆的墙面,对面摆放一个小保险柜,上面贴着自制的细长封条,条子中央用毛笔洋洋洒洒的书写“谢衣专用”四个大字——这还是上次俩人闹别扭,谢衣赌气后的产物。此时谢衣稍稍弯...

【沈谢】爱你?爱你!(四)


沈夜说不准插手魔域。谢衣听了,点头答应了。

其实谢衣本身对魔域的兴趣也不算大,乃至对于整个黑道,如果不是因为沈夜,或许他根本不愿意跟帮派扯上一丁点的关系。

年少时候,谢衣家住在一处偏远的村落,那里四面环山,道路崎岖,交通极为不便,整个村子不过五六户人家,且户与户之间的距离略遥远些。谢衣是村中唯一的孩子,很长一段时间,他常常独自跑进深山,与青山绿水相伴,直到某一日,外出采买的父亲在归程途中意外捡回了一个男孩……

谢衣第一次见到沈夜是在一盏明亮的灯光前,沈夜衣衫褴褛,窄小的裤腿布满泥污,一双黑亮的眼睛提防的瞅着周遭的一切,身体紧贴墙壁不动,极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,惶惶不安中又时刻警惕...

©ice-cream|Powered by LOFTER